科拉罗夫亲笔:炸弹声犹在耳足球便是我们的信念

发布日期:2019-05-16 00:31   来源:未知   

  一种特别的声音哪怕现在闭上双眼,我仿佛还能听到它在我耳边回响着。这种声音不同于我们已经习惯的空袭警报声。它完全不同——像是一声哀嚎。像是电影里的情节。无论如何,它听上去都非常恐怖。我和朋友们都连忙骑上脚踏车,飞奔着赶回了各自的家。

  还差几个街区就要到家了,我们又听到了一声巨响。我们抬头望着天空看见了一架即将坠落的飞机。

  我回到了家,在自己的屋子里待了几个小时,试图理解自己刚刚目击的一切。这场战争其实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当它刚爆发时,我还挺高兴呢——因为我知道自己不用去上学了,能有更多时间跟朋友们踢球和玩耍了。

  我还记得第一次遭受空袭的那个夜晚。当时的我年仅14岁,正在跟我的弟弟尼古拉和母亲坐在客厅里。我的母亲盯着电视里播放的西班牙肥皂剧——她不会错过任何一集。我们家只有一台电视机,所以我们兄弟俩也就只能默默地陪着她看,对里面的剧情感到困惑不解。突然间,我们家院外的大门开始摇晃了起来。一遍又一遍地摇着。我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那天稍晚的时候,我们才从电视机里得到了答案:贝尔格莱德遭受了空袭。

  事发之后的头两天,我们都不敢离开家。顶着几英里外传出的爆炸之声、头顶上战机发出的呼啸之声,我们努力地闭紧双眼试图睡觉,等待着我们的还有一场场噩梦。可能那时我的年纪还是太小了,关于那段时期的记忆还都是碎片化的。我们住在伏伊伏丁那的一个小镇里,镇上的人彼此都认识,而大家都变得不知所措。过了一阵子,商店开始陆续重新开门营业,我们也试着过上一种正常的生活。我想说的是,我们还能怎么办呢?说起来有点奇怪,我开始怀念起学校了——我曾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能那样。

  我的父亲是一家商店的店员,我的母亲在为一家小企业工作——所以他们只能把我和弟弟留在家里。我们经常在院子里冲着一扇木门踢球。那扇木门的左上角是用不同材料制成的,如果你把皮球踢到那儿,就会发出巨大的噪声。这成为了我们找乐子的好工具,因为只有你把球重重地踢过去,邻居就会冲着窗外大吼:“那几个熊孩子又开始踢球了!www.blh49.com,”

  每一次我把皮球摆好,我的目标就是让我家的邻居冲出家门,冲着我们大吼一通。

  所以,一次又一次地,远距离助跑,摆动左腿,抽中甜点,漂亮的任意球,砰!!!

  我最想成为米哈伊洛维奇。他可以随时砰砰砰!他当时还是红星俱乐部的中场,那可是贝尔格莱德的一家大俱乐部。那批球员都是传奇,甚至是比传奇还传奇的人物。1991年他们在欧冠联赛正式改制前的一年,成为了欧洲冠军杯的冠军。当时我的年仅6岁,但仍知道那是南斯拉夫体育历史中的重要时刻。当时,在我们的城市里已经发生了多起政治事件日子也开始越来越难过了。就在那个时期,看到一批生于斯长于斯的小伙子们,在全世界最重要的俱乐部赛事中取得了如此伟大的成功,不得不说,这非常鼓舞人心。

  后来伴随着我和弟弟的成长,战争给我们的生活造成的影响也变得越来越大了。我们开始明白,足球会给予我们一个不容错过的好机会。于是我们开始相互督促、相互竞争。我的好胜心很强,或许有些太强了。我还记得有一天当我们兄弟两人独自在家的时候,我们突然争论起了“谁更强壮”的话题。我们找到的解答方式是:我们各自站在屋子的一角,迎面在空中来一次对撞——就像争抢头球那样,看看究竟谁会被撞翻。

  如果我现在提出这类建议,听起来一定非常愚蠢但在当时,我们都还是小男孩!这也是人生中必经之路。

  于是,我们开始各就各位,就像约翰-韦恩老电影里的英雄人物一样,各自后撤了12步!然后我们撞向了彼此我完全碾压了弟弟,他在空中横着飞了出去。当他重重地跌倒在地之后,马上就哀嚎了起来

  爸爸回来了,我们当然都隐瞒了实情。我们的说法是:尼古拉摔倒了。我们的谎言终究瞒不过大人。尼古拉被送到了医院,护士发现他的锁骨已经骨折了。

  向护士解释他的受伤原因,也是挺搞笑的一件事。而正是像这样的一次次战斗,让我变得更为强悍。

  在足球场上,我的目标自然也是越踢越好。想想红星俱乐部在1991年创造的奇迹,再看看正在深陷绝望的祖国,我的进步愿望就会变得更加强烈。这种愿望从未在我身上消失过。

  2004年,我开始为库卡里基效力,那是贝尔格莱德的另一家俱乐部。作为俱乐部青年队的成员,我们一起前往荷兰参加了一项比赛,结果取得了意想不到的大成功。没过多久,俱乐部就把我和其他5名球员提拔进入了一线队。在第一堂训练课上,球队原本就已拥有了23名球员,主教练似乎不太欢迎我们这些小孩儿,于是他要求我们跑圈。

  那是很长的一段距离。我还记得那是一个大热天,所有人都累坏了。跑了4圈之后,有一个人建议我们干脆都别跑了,反正也没人盯着。其他人立即表示赞同,唯独我成为了另类。我来这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偷懒。于是只有我努力地跑完了最后一圈。从头到尾,也依然没有任何人注意到我们。我几乎累虚脱了。我之所以跑了这一圈,并不是为了让队友或教练对我刮目相看,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2007年,我转会加盟到了拉齐奥俱乐部。那是我第一次有经济能力回馈我的家庭,他们对于我来说就意味着全世界。我并不认为那笔转会意味着我已经在事业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我只是把它当成了一个新起点。在新球队里,我必须先从替补做起,逐渐让自己变得越来越重要。在罗马城,我不仅学到了许多东西,而且得到了来自于国家队的召唤。我记得我在12岁时曾向母亲许诺过,告诉她终有一日我会去英超联赛踢球。我知道,无论付出怎么的努力,我都要前往那里。

  曼城为我提供了这个机会。他们正开始着手成就一项伟大的事业,而我也要借此机会取得更大的进步。同意加盟曼城之前,我先在2010年夏天代表塞尔维亚参加了南非世界杯。我从来都不是一名自私的球员,但只有在世界杯的赛场上,我才真正地意识到我来到这里的意义。

  这已经超越了自我和球队的范畴,我感觉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名战士,有着捍卫国旗和球衣的义务。我知道我们是一个多么骄傲的国家,也知道这份骄傲的心情来自于哪里。塞尔维亚人民经历的困难,是其他参赛国家球迷难以想象的,所以我们应该抓住这次面向全世界来展现自我的好机会。作为战士,我们必须要拼尽全力。

  比赛的结果不尽如人意,但我也永远不会忘记那场1-0力克德国队的比赛。这一结果足以证明塞尔维亚是一个“足球国度”。

  我把为“蓝月亮”效力的这段时期,视为自己职业生涯最光辉的时刻。我永远不会忘记代表俱乐部2次举起英超冠军奖杯、1次举起足总杯、2次捧得联赛杯的瞬间。没错,那些都是最美好的回忆。

  每个人肯定都能记得解说员曾声嘶力竭地喊出的那句:“阿圭罗”(2011/12赛季最后一场英超比赛,阿圭罗在对阵QPR打进致胜一球的经典瞬间)

  说真的,我直至今日仍会把曼城视为我的主队。几个月前,当曼城就要再次宣告登顶成功的时候,我还和哲科一起在球队的大巴车上观看了一场曼联对阵西布罗姆维奇的比赛,那场比赛很有趣,西布罗姆维奇是联赛倒数第一,但他们却击败了曼联。曼彻斯特再一次被染成了蓝色,我和哲科都为此而感到欣慰。我永远都会记得热情的曼城球迷,这家俱乐部在我心中永远都会占据一个特殊的位置。

  现在,我已经重新回到了罗马。与2010年夏天的情景类似,我又要代表塞尔维亚队参加世界杯了。我会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前往赛场,但却不会带上我的父母。我的母亲在现场总共看过我踢了4场球,结果我居然全都输了,她被禁赛了。我的父亲每场比赛也都会因紧张而不停地吸烟——他得待在家里做这种事情。

  但是,我会前往世界杯的赛场,塞尔维亚队也会。我还能清晰地记得8年前遭到淘汰时的心痛感觉,我可不愿再体验一次了。这次我将戴着队长袖标引领球队步入球场,我感受到了一种作为领袖球员应具备的责任感。

  我相信塞尔维亚队这次是有机会取得好成绩的,因为我们一直处于对手侦察雷达的范围之外。你们应该对我们都没什么概念吧?也对我们没啥指望吧?

  我们并不介意。估计你不会知道萨维奇拥有多强的创造力,塔迪奇拥有多么出众的天赋,没问题。我们会为你展现出来。对于我们来说,像这样的机会已经盼望许久了。队内的不少球员还都记得那场战争、那些被丢落的炸弹、那刺耳的警报声,我们都知道自己的祖国在遭受了什么样的苦难后才来到了这里。在在战争之外,我们的国民还有信念、机会和一批优秀的球员。

  如今黄英老师依旧在亲自授课,每次在课堂上看到小朋友们脸上洋溢的笑容,都让她加想到自己当初的选择和种种付出,有多么值得。

  九年前,城西总部第一个学期开学时,学生只有100多个;如今,杭州童画的足迹已经遍布杭城各个角落,所有校区的学生数量加起来早已突破四位数。

  节目当日,主持人李静对于明加在《门第》中出色演技大加赞赏,并问及于明加现实生活中又是如何与自己先生走到了一起,于明加爆料当日先生只是用易拉罐上面的拉环和她求婚,并没有拿出婚戒,当先生问:“用这个你会嫁给我吗 ?”于明加诧异了一下,想了想回答说:“那好吧。”这时于明加先生才拿出了事先就准备好的婚戒待在了于的手上,简单的浪漫让于明加记忆犹新,幸福表情写在了脸上。